玖木柒i

他们带着故事和酒理所当然的漂流,我只是个摆渡人

【喻黄】一道光

#有点抑郁症的天天&蛋糕师喻,可能会有些bug


#HE ,略OOC,微伞修


#许多人觉得黄少天是喻文州的小太阳,其实我觉得喻文州也是黄少天的暖阳,他们是彼此生活中的光芒,互相照亮,相携前行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 我不知道喜欢是什么颜色,但我知道你是我的


   你是金黄色的。


  


  


1.


  


“老板,这个蛋糕帮我拿一下。”来人指着一个黑森林蛋糕


“好的,先生。”


老板抬起头看了看年轻人,先入眼的是他金色的头发和张扬的眉眼,仔细看,能发现那双眼睛深处封藏的阴郁,强行用着不羁不动声色来覆盖。


他掩盖的很好,


再看了看年轻人指着的蛋糕,黑森林蛋糕,和他的眼睛一样神秘和漂亮,让人有不自觉沉浸的魔力,鬼使神差地,老板问了出来:“先生,您不开心吗?”


年轻人有点懵,似乎不明白老板为什么要这样问他,他的注意力从蛋糕转到老板身上,老板梳着简单的中分发型,干干净净的,整个人都透着一种温和和安静的感觉,很舒服


他觉得自己的目光久违地被吸引了,而且他并不反感这样的感觉,很奇妙


年轻人调整了一下自己的面部表情,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,尖尖的小虎牙添上几分属于少年人的朝气与蓬勃


少年的话匣子打开了,enmmmmmm……


“你有点奇怪,你知道吗?你为什么这样问我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我和你其实不是太熟。哦,enmmmm我忘了,我是根本就不认识你,那么,小哥哥,请问你刚才是在向我搭讪吗?”年轻人的眼睛似乎更明亮了一些


"我叫喻文州。如果你是这样认为的话,那就是吧。"喻文州安静地看着他的眼睛,真漂亮的一双眼睛啊,他想


"喂喂喂,小哥哥,你是什么意思?"年轻人上语不搭下语:“哦,你刚才是说,你叫喻文州是吗?小哥哥,你都说了你的名字了,你这不是摆明了是撩我,小哥哥这么口是心非可不好。诶,不对不对,小哥哥你是新来的吗?老板呢,为什么不在,我告诉你,你这样搭讪你们的客人就不怕被扣工资吗?”


“先生,不好意思,以前的老板把店转让给我了,现在我是老板。”


“啊?啊。”年轻人突然收住了话语,他总是这样,会莫名其妙的说很多,然后又突然不想说了


“先生,你不开心吗?”喻老板又重复了一遍


“老板,你为什么对这个问题这么感兴趣?”年轻人疑惑的眸子投向他,“小哥哥还没放弃继续搭讪吗?”


“只是觉得先生这样的人,这个蛋糕不太适合你。”喻老板手撑着柜台,“礼尚往来,先生还没告诉我名字呢,嗯?”这么好看的眼睛为什么感觉雾蒙蒙的,喻文州眼神直白而大胆,他总觉得他的眼睛应该是有神采,有悲欢,有故事的


“是吗?怎样的人,和怎样的蛋糕。”


年轻人也毫不避讳的对望了过去,性格使然,不允许他逃避


或许也不是这么简单的原因


他看不透这种目光,只是有一种被安抚的感觉,老板的目光平静如深海


“先生不开心的话,可以试试这个七彩水果蛋糕,七彩的人应该有七彩的心情。”老板避而不谈


“七彩的人?什么意思?”


“在阳光照射下,会散射出斑斓的光,先生是个自带阳光的人,我希望先生心底能盛开出七色花。”


年轻人突然笑了起来


“这样啊,那就要这个吧。”年轻人很没有原则的就决定了,:“我很喜欢你的说法,喻文州是吧,我暂时接受你的搭讪”


“黄少天。”顿了一会,年轻人还是说了自己的名字


喻文州眸子也弯的更明显了一点


黄少天疑惑了“喻文州,你笑什么,有什么这么好笑的。”


“没什么,只是想说你的名字里有阳光的颜色,很漂亮。”


这句话听起来是纯粹的玩笑,却令黄少天心生欢喜,他喜欢阳光,也喜欢与阳光相关的一切


黄少天想,


喻文州是一个装着星辰与大海的人


  


  


2.


  


黄少天有着轻微的抑郁症,从某一方面来说,他觉得自己的心是冷的,他不能在父母那里感受到快乐和爱。长期的缺失,使他的性格变得有点阴暗,他感受不到别人的爱,也不知道怎么感受别人的爱,


后来,他大学的时候离开了家,出国留学。远离了这片他生长的土地。他不喜欢这样阴暗的自己


所以,他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快乐的人。他以为他能够成为自己的太阳,然而,他照亮了很多人,唯独照亮不亮自己。


他每天都会给自己买一个黑森林蛋糕,他认为蛋糕是甜的,至少可以慰藉自己。


不过,自从蛋糕店换了老板后,黄少天每天都会听从喻文州的建议选择一个蛋糕。


半个月之后,喻文州和黄少天慢慢的熟了起来,喻文州知道黄少天是一名中学语文老师,只教一个班,没有担任学校其他职务,连学生晚自习课都没有,可以说是很轻松了


新的一天下课后,黄少天像往常一样来到了喻文州店里


“请问,喻大老板,今天有什么好推荐啊。”


“今天是芒果慕斯蛋糕。”


“嗯。喻大老板做工非常精巧。”黄少天突然凑近喻文州,眨了眨眼睛,以一种暧昧的姿势在喻文州耳边说,


“喻大老板,我发现了一件事。”


“少天发现了什么?”就着这样暧昧的姿势,喻文州问道。


“我发现喻大老板每天给我的蛋糕总是特别的,与你店里摆放的蛋糕都不一样。”黄少天退了回来,拿了个小勺,开始慢吞吞地吃着蛋糕,眼睛却悄悄瞟着喻文州的方向


“嗯?少天怎么说”


“像你今天给我的芒果慕斯蛋糕,你看这里用了半个小番茄和蛋皮做了个小太阳,你看看你店里有这样的蛋糕吗?别跟我说是卖完了,你天哥我不吃这一套。”


“少天吃哪一套,我做的不好吃吗?”


“喂喂,你别给我转移话题,口感是还不错,我很满意,不过,满意了,开心了,我就想知道为什么我的蛋糕是特别的,你就当我吃饱了闲着没事干吧。”


“当然是因为我希望我在少天心里也是特别的。”


    


   


3.


   


喻文州在一个幸福的家庭里成长,喻文州出生时身体不太好,所以父母都比较顺着他,他就连叛逆期都是被安抚着过的


幸福的人对忧愁都有一种天生的敏感


喻文州能够感觉到黄少天开心面孔之下的沉闷,他很好奇,他想要探究他。喻文州不知道这样的好奇来自于什么


那天,喻文州的话让黄少天来了兴趣,这种兴趣不是突然滋生的,像是一直萦绕在心头,然后在那一瞬间被感受到


所以,他抬起头来,挑了挑眉,漫不经心说道


“所以,喻大老板是想做我男朋友吗?”


喻文州用手指擦掉黄少天嘴角沾上的奶油,再轻轻地划了下他的嘴唇,


“不,我想要做少天的心上人。”


“有什么区别吗?”


“当然有,男朋友只是一个代名词,少天的心上人可就不一样了,独一无二。少天给吗?”


“我的心可没有那么干净,里面都是陷阱和深渊。你确定要住进去,你不怕吗?”


“怕什么?。”喻文州语气很平淡,让人听不出来这是一个疑问句还是陈述句,听不出退怯但也没有坚定。就是无端的,黄少天信了


“万劫不复,没有出路。喻文州你想清楚了吗?”黄少天神情变得严肃认真,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跟喻文州说这些


大概是因为他是真的是有那么一点点喜欢喻文州的,他不希望他受到伤害


又或许是,他怕有一天喻文州发现了他内心的不堪和阴郁,会远离他


“少天,我想和你在一起,这不是说说而已。”


“我希望让你感觉到甜的,不仅是蛋糕”


“还有我。”


黄少天输了,输给了心里莫名的悸动


  


  


4. 


  


“嘿!文州,想什么呢。”是叶修,“听王大眼说你交了男朋友,什么时候放出来溜溜。”


“叶修前辈怎么到这来了,被人带来溜的。”喻文州不动声色的反击。


“真是的,这么维护你家那只,这个蛋糕不错,拿出来我尝尝。”


喻文州看了看,果断的拒绝掉了:“不好意思叶修前辈,这个不能给你,你可以重新选一个。”


“啧啧,喻文州你可真是越来越吝啬了。”


喻文州笑了笑没说话。


离着老远就传来了黄少天的声音:“文州文州我来了,我今天有什么好吃的,快快快,我馋了。”喻文州心情很好


喻文州拿出刚刚那块被叶修看中的蛋糕,看得旁边的叶修咬牙切齿,开启嘲讽一波:“怪不得某人这么吝啬。”但是他失算了,没人理他。


黄少天按照惯例,先看看,做出一番评价


那个蛋糕很特别,是一个鲜奶蛋糕,整个就是一个娃娃脸,上面用了金黄色的果酱做头发,眼睛是巧克力酱,嘴巴…嘴巴为什么是个鸭子嘴巴。


黄少天亮晶晶的眼神瞬间就变成恶狠狠的了,瞪着喻文州,“喻文州,你什么意思?你是不是嫌我话多,你嫌我话多就直说,不用这么拐弯抹角的说我,你是不是后悔了,你说,你说呀。。。”


“不是,少天,我……”


“算了,你什么都不要说,什么都不准说,我算是看透你了,喻文州,你这个渣男渣男渣男。”


喻文州很委屈,但喻文州还是要说:“少天,你先听我把话说完。”


“少天说得每一句话我都会认真听的”喻文州眼神躲闪中


“那你说,这个是什么意思”黄少天一掌拍到柜台上


“完了,文州,这次我看你是哄不回来了。”被遗忘的叶修开口了。


“就是就是,我生气了,还是哄不好的那种。”黄少天气鼓鼓的嘟了嘟嘴,然后在他深思了1秒后,他总觉得自己听到了什么声音


他转过头,看见熟人,一脸的苦大仇深:“我Kao ,老叶,你怎么在这。”


“你们终于看见我了。”叶·被遗忘的·修


“老叶,你怎么回国了,真不够意思,回国了也不请我吃饭,话说,你的苏沐秋了,被甩了,你真活该,你怎么不说话,我Kao ,你不是真的被甩了吧,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

“阿黄,你咒我是吧,我们家阿秋才不会这样 ,你看你这狗吠属性迟早要被喻文州甩。”


……等他们寒暄【划掉】互损ing


喻文州很委屈,但他不能诉苦,插不进去话,好吧,现在是他被遗忘了 ,果然,心脏都是有报应的。现在好了,少天看不见他了


……他们寒暄完了


“等我去上个厕所,咱们再来,不要跑。”黄少天


等他回来后就只剩下喻文州和桌子上的蛋糕,蛋糕是最重要的,他吃起蛋糕,然后问:“叶不修呢?”


“哦,叶修前辈刚刚走了。”声音闷闷的


“叶不修这个老东西又遁了。”


“少天,你和叶修前辈怎么认识的。”


“我出国留学的时候认识的,怎么了。”


“没什么。”


叶修离开的时候——


“文州,别看少天这么没心没肺,他有的,只是他以为自己没有。好好对他。”


   


   


5.


夜晚莫名其妙,无形中总是有一根链子栓住了他,他想逃,他逃不掉,他就静静的站在原地,眸子从光彩变得灰暗,然后再也没有颜色,他发现,他习惯了这种禁锢


黄少天从梦中惊醒,他不是第一次做这个梦了,真是糟糕的一天,他想


好吧,果然是糟糕的一天,他下班的时候下起了大雨,看着这雨的趋势,怕是短时间内停不了了


算了,忍一忍,公交车站离校门口不远,虽然教学楼到校门可能会淋到雨,但好歹还行。趁现在与还不算大,先跑为妙。黄少天碎碎念着。


“少天,”有个声音制止了他的第一步动作,他抬眼望去,只见一个人撑伞而来,身后是万千光芒,他一来,黄少天心里的光都亮了


他这个人一向爱说话,但真的有什么触动的时候,他却什么也说不出,就像现在他只能看见喻文州拿着一把古蓝色的伞向他走来,就让他心动。


只要想到是喻文州,想到向他走来的是喻文州,他就控制不住的开心,那是喻文州啊


“文州,你怎么来了?”黄少天的眼睛晶亮亮的,在那些中学生千篇一律的作文里,总是会有雷同的父母雨天送伞的情节,他看过很多,可没有一个是属于自己的


从来没有料想过,有一天自己会遇到,并且为此喜不能自抑。


“接你下班,”喻文州把伞撑在两个人的头顶,另一只手顺手摸了摸黄少天的温软的头发,然后牵起了他的手向校门口走去。


放心,我会带你回家


“我怕你淋着雨,然后我会心疼。”


我怕你会不安心,所以我想陪着你


“我们先回家吧,我给少天做了蛋糕。”


6.


  


“扣扣扣”


“来了,来了”黄少天穿着睡衣,顶着乱发,带着惺忪的睡眼来开了门。


看见门外站的人,迟疑了3.47秒后,果断关上,好吧,在喻文州已经进来之后。


“文州,你怎么来了”黄少天自暴自弃的打了个哈欠,躺在沙发上。


“少天,看你这阵势,你…才起床。”喻文州揉了揉那头金毛,嗯,手感还不错


“今天下午没课,我吃过饭就一直睡,现在几点了”想了想还是靠在喻文州身上舒服点


“现在北京时间17:13。”看着又在犯困的男朋友,喻文州无奈极了,“少天,乖,别睡了,你忘了,我们今天还有聚会呢”


喻文州拖着一身软的黄少天站起来,把他推进卧室里,“快收拾,要不然一会迟到了。”


喻文州和黄少天到了之后,叶修,苏沐秋已经坐在那里玩着手机了。


“来得这么晚,怎么说。”叶修


“喂喂喂 老叶,你想干嘛,我们可没迟到,你看看离18:00还有30秒,别一天到晚就想着坑我。”黄少天


“你被我坑的还少嘛。”叶修加大嘲讽力度。


“你。。。我跟你说。。。”


“阿修,算了”苏沐秋


“少天,”被喻文州推着坐到位置上的黄少天,还想反击,喻文州先发制人:“好了少天,先吃饭吧”


黄少天收敛起来。心里有点小小的庆幸,喻文州起先说要带他来吃饭的时候,他是很抗拒的,他虽然性格看起来很开朗,可他本能的抗拒和其他人接触


黄少天内里有一堵墙,分墙内和墙外,墙内的他,敏感脆弱。墙外的他,活力四射。


真真假假,谁又看得清楚


当然,叶修却不是个安分的主,他清楚的知道自己一杯倒的酒量,然后就撺掇苏沐秋灌黄少天的酒,自己缠着喻文州问东问西


逞强的黄少天+酒量不佳的黄少天有点醉了


喝醉的黄少天很安静,不吵不闹,在喻文州看来,却像个易碎的娃娃,喻文州制止了苏沐秋和叶修,然后把少天扶了起来“对不起,两位,少天喝醉了,我先带他回家了。”语气之护短,笑容之灿烂


走到门口之后,喻文州回头微笑,然后补了一句:“对了,饭钱你们就垫着吧。”


喻文州把黄少天带回家之后,黄少天还是不吵不闹,但眼睛直溜溜地一直跟着喻文州打转,看着喻文州把他扶上床,脱掉鞋,然后坐下来,也看着他


“少天,”


“嗯”


“少天今晚很安静,少天,如果累了就休息吧,我陪着你。”


“喻文州,我想喝水”


“好。”


“喻文州,我想看星星”


“好。”


“喻文州,我想吃你做的蛋糕”


“好。”


“喻文州,我想你永远陪着我”


“好。”


“喻文州,文州,”黄少天顺着床滚了一圈,头埋在喻文州的膝盖上,眨了眨眼:“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,”这句话飘渺得像是用气音说出来的。喻文州安抚性的摸了摸他的头


“我是一个性格缺失的人,小的时候,我是被保姆带大的,或许我的母亲陪过我一段时间,只是后来我忘了。在我13岁的时候,父亲母亲经常吵架,母亲一喝醉了酒就要和父亲吵架,我刚开始时,会哭,会对他们说,爸爸妈妈不要吵了。”


黄少天平稳地叙述着,语气没有丝毫起伏,像是在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,讲述着不属于自己的故事。喻文州抱住了他,他心疼这样的少天


“后来,时间久了,我也就倦了,他们吵就吵吧,跟我也没多大关系,我就不会难过了,是真的,我以后再也没有难过了。”黄少天回抱住喻文州


真的不难过吗?少天。喻文州没有说出来


"在我16岁的时候,他们觉得我长大了,该独立了,父亲母亲更是收回了对我为数不多的一点关怀。他们总觉得给我的够多了,我不愁吃、穿、住,我不应该抱怨什么。我开始和母亲争吵,我想要她更多一点关注和理解。”


喻文州是一个好听众,他听着他的少天的故事,没有出声,他是一个听者,少天需要倾诉。


“是的,我什么都不该抱怨,我也不能抱怨,因为我都是错误的。我把一切都憋在心里,我不想说出来,我开始整夜整夜的睡不着,我开始吃安眠药,我开始自残。我想惩罚我自己。”


“大学的时候,我觉得我觉得我该离开了,然后我就去了美国留学。从那个时候起我就拒绝了他们给我的一切费用,大二的时候,我开始给他们寄钱,我想他们给我的一切我总能换完的。”


“再然后,我出去工作了之后,我希望见到阳光,所以我去染了头发,我希望得到快乐,所以我开始吃蛋糕。我想好好的,所以我把自己变得开心。可是还不够,我还是不快乐——”


“在我的梦里总有一双无形的大手禁锢着我,让我只能看见黑夜和虚无”


喻文州想哄孩子一样轻轻地拍着他的后背,他的少天本该是无忧无虑的


“喻文州,你这么好,我这么差,你为什么要和我在一起呢,我怎么舍得让你陪着我呢?”


“就像少天说的那样,就是因为你太差,所以我能给你的才会很多啊。如果你太优秀了,就不会需要我了。”


“你这么差,我怎么能不陪着你呢?”


Fin.

  

 

  


后记.


宿醉的后遗症是巨大的,黄少天从床上坐起来,皱了皱眉,然后他看见喻文州走了进来


“这是醒酒茶,先喝了吧。”


他一口气把他喝完,把杯子放在床头,目光呆滞的看向窗外


“少天。”然后他听见喻文州这样叫他


深情而又克制,他说的极慢,尾音拉得略长,有点微微上挑,带着他嗓音独有的清冽。轻悠悠的,像是在呢喃一句古老的情话,小心翼翼却又满心欢喜


喻文州躬下身来,吻住了他


少天


于我而言


你是这世间所有情诗的开头,你是,这世间


【喻黄】旅行的伴侣

爱旅行的天天&工作狂喻
破镜重圆梗  HE
新人小白写手,请多关照
有点ooc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 我喜欢旅行,因为曾有一个人告诉我山川湖海有它们独特的温柔
       我想要一个伴侣,陪我走过世界的春夏秋冬,希望是你。可惜不是你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1.

“下一个地方去哪儿好呢。我想想啊,西藏去过了,日本去过了,意大利也去过了,法国也去过了……”黄少天瘫在沙发上,脚放在茶几上,百无聊赖地扒着手指数着自己去过的地方,“哎呀哎呀好烦好烦好烦,我到底该去哪啊”

黄少天瘪了瘪嘴,脑子一片空白,胡乱地揉乱了自己头发,然后顶着自己的一头乱发去冰箱拿了一瓶牛奶咂咂嘴喝了起来,一边喝,一边碎碎念着去哪呢到底去哪呢,作沉思状

“文州说,这世间的繁华和温柔最初都来自于荒芜与贫瘠,要不,我去沙漠看看好了,就——阿塔卡玛沙漠吧,就这样决定了。”可是随即,黄少天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,嘟了嘟嘴,又不开心起来了

文州,明明我们分开都三年了,为什么我还是会不自觉的念起你呢?

烦躁的抓了抓本来就乱的头发,压下了内心复杂的情感,走进书房写着自己的旅行计划

——阿塔卡玛沙漠,我来了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2.

喻文州和黄少天是什么时候好上的呢?久得快让人忘了那天盛满星光的夜晚。大二的考试结束,他们买了几罐啤酒坐在天台上

“文州,这学期就结束了,唉,真伤心,又有两个月见不到你了,你说你会不会想我啊,反正我是会想你的,可是这样好不公平,你暑假的时候一点要记得想我啊,不管怎么说我们都做了两年的室友,我允许你不用想太多,就那么一点点就行了。”黄少天神神叨叨的扯着,还用手指比了那么一下。

可能是喝了酒的缘故,喻文州反应迟了将近一分钟,在黄少天再次发作之前,望着他的眼睛,轻轻地说了句
“少天,我不回去”

黄少天看不清那眼里是什么情绪,他想要看得清楚一些,就使劲得眨了眨眼,然后喻文州在他眼里看见了自己。

可能是黄少天只顾着看了,忘了听喻文州说的话,就呆呆的站在那里,然后在落满星光的天台上,被喻文州狠狠的揉了一把头发,可是入耳的声音却是温柔的
“我说,我喜欢你,少天”

喻文州脸上的笑意在他说完之后无线放大,似乎这漫天繁星都只是幕布,都只是为了衬托他的温柔。而他的温柔仿佛可以让一切都融化在其中——

然后,黄少天的心就融化了。

随后,他如梦惊醒般
“文州文州,你刚才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好不好,你让我确定我不是在做梦,这是真的对不对,文州~文州~你再说一遍跟我听好不好,好不好嘛,文州~……”

他喋喋不休的嘴被喻文州堵住了,当然是用嘴堵的那种,一个极尽缠绵的吻,成功让黄少天停止了话唠,分开时,喻文州在黄少天耳边呼了一口气,明显感觉到黄少天颤了一下,
“少天,嗯~,你还没有回答我呢,你呢?”

黄少天把脸埋进喻文州的肩膀上,良久之后,他抬起头来,他的眼睛是细碎的星光,而他发现喻文州的眼睛里也是繁星点点,而再深处,是他
“文州,我也喜欢你。”黄少天少见的没有话唠
他听见了喻文州的笑声,那是比晨起的露珠滴入湖里时更加悦耳清晰的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3.

这是黄少天到阿塔卡玛沙漠的第一个夜晚,搭好帐篷后,他坐在松软的沙地上,看着金黄色一直蔓延着,蔓延着,直至和天边的星辰相接。

这样的夜晚太过温柔,夜色太过浓重,总是会让思绪飘飞

黄少天去过很多地方,看过无数个日夜星辰,都比不上此时此刻,天边缓缓流动的夜色,像极了一个人的眼睛,他想他是喜欢这里的

他把眼前的一切用自己专属定制的照相机记录了下来

黄少天是一名摄影师,因为喜欢旅行,所以喜欢把感动自己的一切用相机拍摄下来,仿佛天地万物都可以在他的相机里显出别具一格的温柔。

“今晚的夜色格外好。”不远处有人这样说。

“是不错”

“一个人欣赏似乎太单调了”

“是吗?我觉得还好,毕竟天下良辰那样多,独自观赏更能有感受其中的气量”

“可我想和先生共享。”

“哦~?”这一声拉得格外绵长

“先生不觉得如果和我共赏的话,会有不一样的心境。更有纪念意义不是吗?”

黄先生内心一句“Kao”不知当讲不当讲,这人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,哼,本人还不奉陪了,自己玩去吧

“先生这个想法不错,只是我累了,想先去休息了,这样的大好风光,还是留给先生独享吧,我就不打扰了,再见,哦不,不见”说着,黄少天往自己的帐篷走去,往后摆了摆手
“先生,好好磨练磨练你的心境吧”

“少天——”这么深情的声音,嗓音说不出的婉转迤逦,只有一个人会把他的名字说得像情话一样,
“你还要装作不认识我多久?”

黄少天转过了身,脸上是一贯阳光的笑容,露出了他独特的小虎牙
“好久不见,文州”

     
4.

你说,既然我们会分开,又何必要遇见对方呢?

书上说,相遇的概率不是一个百分比或者小数位,只是完完整整的“1”和“0”,只有遇见和错过两种可能,只有相识和擦肩两种结果。

那我和你,既然相识,又为何要擦肩呢?
是缘分不够吧——

喻文州和黄少天的相遇很平凡。大一开学,喻文州来得比较晚,走到宿舍210门口时,便听到了宿舍里传来了爽朗的笑声

喻文州当时就觉得,怎么能有人能笑得这么好听,像一束暖暖的光,轻而易举地直接就照入了他的心底

他推开门,门内说笑的人停了下来,在短暂的疑惑后,黄少天对着喻文州说:“Hi,你就是我们最后一个室友,你叫什么名字,你怎么来得这么晚,你东西多吗,需要我帮忙吗?哦,说了这么多,我都忘了自我介绍了,我叫黄少天。”

“喻文州,家里有点事,不多,谢谢。”

喻文州对黄少天来说是特别的,因为黄少天从来没有遇见过那么认真听他说话和回答他问题的人

“喻文州,是   文起四海,以喻九州   那个吗?你名字真好听。”然后又默默的念了几遍,把这个名字记牢。只是,他没有想到,他未来的人生中都会有这个名字的参与。

“你的名字也很好听,少天,虽是少年,志比穹天。少天,很高兴认识你。”喻文州

听到自己被这么夸,黄少天笑得眼睛都眯在一起了

“对了,这是——?”喻文州

“哦,我叫郑轩。”郑轩说完,又躺在床上继续玩他的手机了

“我就不用了吧,我和文州以前认识。”徐景熙

“一会我们一起去吃饭吧,我来之前特意打探了一下附近的小吃,我知道有家店非常不错,文州,你要去吗?”说着看了看喻文州的行李,“轩仔,不要睡了,我们来帮文州一起收拾,然后我们出去吃饭,快快快,GOGOGO,天哥带你们出去嗨”

“唉,压力山大,为什么我和你还是没分开啊。”被点名的郑轩叹气道

“嗯——?”收拾东西的喻文州疑惑了一下,然后还没等他疑惑完就看到郑轩受到了来自黄少天的轰炸

“轩仔,你怎么能这么说呢,这是缘分,你知道吗,我们能从初中室友一直到大学室友,这是你的荣幸,你不知足就算了,居然还抱怨,你对得起我吗,你对得起我吗……”黄少天

“我当然对得起你妈,这些年我把你照顾的那样好。”郑轩

“郑轩,你还想不想我带你刷本了”黄少天露了露他的小虎牙,恐吓道

威胁,这是赤luoluo的威胁,然而郑轩还是闭了嘴

喻文州听着他们的扯淡,心思却早已跑到了九天之外,怎么能有这么话多又可爱的人呢,
看着那张一张一闭的嘴,他的小虎牙真是可爱呢,真想摸一摸……

同样,黄少天对喻文州来说也是特别的,黄少天像一抹太阳,毫无道理理所当然地就撞进了喻文州的心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
5.

这次重逢,是意外的惊喜,惊的是黄少天,喜的是喻文州。

“少天~”黄少天最听不得喻文州这样叫他,多少次他就是因为这缴械投降,他满满当当的防御都抵不得喻文州一句少天

“文州,你怎么来这了?”强压下自己的情绪

“少天真的想知道原因吗?”

黄少天突然就不想知道了,他怕与自己有关,他怕自己又一次败在他的攻势之下,他怕他看出自己还爱他
他低下了头,扯了扯嘴角,似在自嘲,他没有出声,紧缩在自己的龟壳之中

“最近有点累了,想出来散散心。”喻文州没有逼迫他

黄少天似是有点疑惑:“喻总日理万机,忙得很,居然还有时间散心,真是稀罕啊稀罕。”

喻文州听出了他的挖苦,只是定定望着他的眼睛,他记得,曾经这双眼睛那样灵动,随时他都可以望出里面的万千风景
“少天,你看我才到,还没有搭好帐篷,我可不可以……”喻文州眨了眨眼睛,发动攻势一波

黄少天呲了呲嘴,防御力直线下降,他发现自己没有办法拒绝他,哼,心里一万句文字泡飘过,但表面上又不能让喻文州占便宜,思考了一会儿后,没法,就丢了句
“这个嘛,看我心情。”就走进帐篷去了

喻文州笑了笑,也跟着走了进去,怎么还是这么别扭,可是他爱惨了他别扭的小模样。

看着跟着他进来的喻文州,黄少天心中还是不满,“喂,我同意你进来了吗?”

“可是少天也没拒绝不是。”喻文州躺了进去
黄少天背对着喻文州,喻文州看着他的后脑勺,小心翼翼地搂住了他

这拥抱来得猝不及防,黄少天愣了接近半分钟,才开始破口大骂:“喂喂喂,喻文州,你不要得寸进尺啊,我让你睡在这里已经仁至义尽了,你还动手动脚的,你什么意思,你信不信我告你xing骚扰啊,喻文州,你听到没有,不要往我脖子上喷气啊,喻文州,balabalabala……”

“少天~我困了。”喻文州闭上了眼睛,他的声音透出了浓浓的疲惫感

黄少天很心疼,黄少天撅了撅嘴,黄少天想破口大骂,黄少天忍住自己即将要喷出口的垃圾话,黄少天在喻文州怀里蹭了蹭,黄少天回抱住喻文州,黄少天轻声说:“睡吧,我在。”

天亮了,伴着沙漠清晨带着热气的风和冉冉升起的太阳……他想,他舍不得起来了。
  
  
6.
 
和喻文州在一起的第1天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也是暑假开始的第一天,迷迷糊糊的,黄少天睁开了眼睛,然后在床上坐了半个小时,

昨天文州好像跟我表白了,我应该不是做梦吧,梦中怎么可能有这么好,这么温柔的喻文州。

电话响了——

“少天,起床了吗,我给你带了早餐,快开门”
“噢”这么看起来,昨天应该是真的了,然后也不洗漱收拾,就去开了门……

和喻文州在一起的第2天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嗯,黄少天和喻文州一起去看电影,不幸的是,开场5分钟之后,黄少天就睡着了,靠在喻文州肩上,还流了满嘴的口水,把人家衣服都弄湿了

回家的路上,喻文州一直看着黄少天笑,黄少天只能脸红红的,尴尬的低着头,数地上的蚂蚁

不过红彤彤的脸蛋成功收获喻文州香吻一枚。

和喻文州在一起的210天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黄少天和喻文州吵架了,准确来说是黄少天单方面的和喻文州吵架。

因为喻文州感冒了,既不吃药,又不休息,还在写论文。

当黄少天回到宿舍,看着这样的喻文州时,劈头盖脸地就是一顿骂,然后就不管不顾的抢走了喻文州的电脑,恶狠狠的威胁道
“喻文州,你要是再不给我休息,你未来一周都不能在亲我了,不,未来一个月。”
喂,这个威胁弱爆了好吗

但好歹喻文州还是从善如流地躺进了被子里

当喻文州再次被黄少天吵醒时,他看到了黄少天正拿着粥
“我自己来就好了”喻文州从被子里拿出了自己的手

气哼哼的黄少天才不会给他这个机会,阴阳怪气的说着
“你要有作为一个病号的自觉,手给我放回去,快点。”

然后一勺一勺地耐心的喻文州,似乎他前半生积攒的耐性都用在今天了,好在——

喻文州很乖,喻文州吃完了粥,喻文州又乖乖的吃完了药,喻文州又乖乖地躺回被窝,喻文州眨了眨眼,补了句:“我要你陪我,少天~”最后两个字极尽缠绵
   
   
7.
   
黄少天忘不了喻文州,这是不能否认的

“文州~”黄少天将醒未醒地喊了一声,却意外地听到了答复
“我在,少天。”

黄少天却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醒了,“喻文州,你怎么在这?”喻文州看着他的眼珠转了转,突然凑过去,轻轻地吻了一下

“我kao我kao我kao,喻文州,你干嘛,我好心收留你,你既然醒了你怎么还不走,你不走你等着我赶你吗?”黄少天

“我等着你留我,再说少天把我抱的这么紧,我也走不了不是。”喻文州一脸温柔〖划掉〗心脏地笑着

闻言吓得黄少天松开了手,坐了起来,喻文州有一丢丢小小的失落

“好了,少天,收拾一下,我们去玩”喻文州

“我什么时候答应和你一起了。”黄少天啃面包+嘴硬中

“是我想和少天一起。”

虽然面上很不情愿,但他还是跟着喻文州走了,闹别扭的少天真可爱!!!

这几天,他们在旱极的阿塔卡玛沙漠欣赏的别具情致的风景,一起看着宽广的盐碱地和永恒的雪火山。

他们走在沙漠的特别区域——月亮谷中,欣赏着由盐渗透,侵蚀而成的天然雕塑,和远处美丽的罗黎,余晖中,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的脸,从下巴到嘴角,到鼻尖,再到眼睛,他看着眼皮上的乌青色,然后他问
“喻文州,你昨晚没有休息好吗,怎么不多睡一会?”

“嗯?很好啊,我想多看看少天,不知道少天长成什么样了。”
“还是不是我喜欢的模样。”最后一句消散在落日的余晖中。

“我都28了好吗,不长身体了的。就以前那样呗,有什么好看的,我大发慈悲,允许你在天黑之前多看一会。”

喻文州就这样转过了头,看着他心爱的人的侧脸,嗯,瘦了

很久之后,
“文州,你说,我们为什么会分开”
  
   
8.
  
喻文州不会心疼自己,所以黄少天愿意把自己过去储存的耐心,现在用着的责任,以及未来预支的爱去心疼他。

所以,他们的激情消散得太快,生活就成了白开水。

和喻文州在一起的810天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是黄少天和喻文州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吵架,那时喻文州已经开始工作了,他很厉害,成了一家外企的经理。不过相应的,他很忙,忙到没有时间陪黄少天。

那天,喻文州答应回家陪黄少天是,不过临时有事,还忘了告诉他。黄少天就在沙发上坐着等他,他把自己圈成一只小兽,就这样睡着了。

喻文州半夜回来的时候,刚好惊醒了睡的不深的黄少天,黄少天黑白分明的眸子直直的盯着喻文州的眼睛,有点迷茫,迷茫的他都看不清里面的光景了
“喻文州,你喝了多少?”

“没喝多少。”

“喻文州,为什么不接电话?”

“嗯——?电话可能没电了”喝了酒的人脑子反应总是缓慢的,“少天,我有点累了,想休息了,我不想跟你吵。”

“喻文州,你什么意思,我等了你那么久,你一句不想吵就把我打发了吗?你答应了今天陪我的”

“少天,对不起。”他看着喻文州的身体渐渐呈倒下去的趋势,急忙走到他身边去扶住他,把他带进了卧室,替他收拾。

“少天~”

“嗯”

“少天~”

“嗯”

“少天~”见没有人应就继续叫着
“少天~”

“干嘛,我告诉你我现在在生气,不要惹我。”

黄少天在跟喻文州擦脸的时候,喻文州拉住他的袖子“少天不气了,好不好,是我不好。”

“你先休息,我再考虑气不气”
喝醉了的喻文州很乖,马上就闭上了眼睛

我肯定是欠了你的,喻文州,不然我怎么被你吃的死死的,不然为什么你的一句少天,我就可以瞬间毫无芥蒂。

和喻文州在一起的1081天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吵架……

和喻文州在一起的1213天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吵架……
……
和喻文州在一起的1768天
1772天
1789天
……越来越频繁的毫无意义的争吵,终于耗光了他们的所有,分手是黄少天提出来的,他说,喻文州,我觉得我们该分开了
喻文州说,好,然后他低下了头

看着黄少天在衣柜里把属于自己的衣服拿出来放在箱子里,他想走过去抱抱他,说,少天,我买叉烧包奶黄包给你吃,好不好

看着黄少天走向他,他想像以前一样揉一揉他的头,说,少天,我们一起去旅游,好不好

听着黄少天对他说:“我就带这些东西,其他的,你丢了吧。”他想亲亲他的嘴角,告诉他,少天,我错了,你不生气了,好不好。

然而,他什么都没做,只是在门关上的那一刻,哭得像个孩子

在一起的时候,黄少天是愿意长长久久地陪着喻文州的,他放弃了他旅行的梦,安心找了一份与喻文州同城的工作
分开后,他成了一名摄影师,在天南和地北,拍着大海与星辰,没有爱人,只身一人。
  
  
9.
  
玩了几天后,喻文州带黄少天回了B市,可能因为在沙漠的时候,沙子进了眼睛,黄少天眼睛在发炎,红红的,一副委屈的模样

事实上,他的确很委屈,他被喻文州以眼睛发炎要及时处理的理由骗回了家,喻文州的家。

黄少天躺在沙发上,喻文州则拿了棉签蘸了清水替清洗,喻文州很小心,这是他的至宝,他看不得他一点不好。

他们离得很近,呼出的气体都交缠在一起

然后,喻文州替他滴了眼药水,“少天乖,这几天不要用手揉眼睛。”还顺手揉了一把他的头发

成功收获炸毛小狮子一只“喻文州,我不是孩子了,你不要用你那一套对我。”

“那少天希望我用哪一套对你。少天,我只这样对你过。”

黄少天说不过他,起身在他房子了参观了起来,“这房子不错,什么时候买的。”

“我们分开的时候。”顿了顿,接着说,“分手之后,我把我们合租的房子退了,里面的回忆,好的坏的,我想都不重要了”

“因为我的少天不要我了。”

黄少天咬了咬牙,不说话

突然,他走进一个房间里,发现里面满满都是照片,他看第一张时,“诶诶诶,是西藏,这里我去过,我最喜欢那的格桑花了,花语是——”

“怜取眼前人。”又尴尬了,虽然这只是黄少天单方面觉得

“这图片怎么那么熟悉,有点像——”

“这是你的作品,只可惜黄摄影师大多都是非卖品,还有些被别人买走了,我只能收集这么多了。”

又聊不下去了……

随后黄少天看见你更令他惊讶的,这些年他在微博上晒出的自拍照,都被洗出来了,而且旁边还有一张喻文州的照片,和他拼在一起。

原来这些年他到过的地方,喻文州都去了,他不知道他是抱着怎样的心情去的

那张日本他在樱花树下的照片,他看到了旁边喻文州的照片上有棵一样的樱花树,日本的樱花那么多,喻文州却偏执的选这一棵

他转过身,看着喻文州,就那么看着,他希望喻文州告诉他只是巧合,巧合他们到过那么多一样的地方,只是,他连自己都骗不了

他抱住喻文州,紧紧地抱住,这个人太狠了,狠得他失去了反抗的权利,再次掉进名为喻文州的漩涡

喻文州轻拍着黄少天的肩膀,“少天,这些年,我一直都在追寻你的足迹,所以,你不走了,留下来陪我一起走可以吗?”

“你去了西藏看布达拉宫,我也去了,那里很壮观宏伟。”
“日本的樱花浪漫,我想和你一起看樱花雨”
“意大利的阿尔卑斯山,我去爬了,我喜欢那里终年的雪白,从一而终,不曾变过”
“法国巴黎的埃菲尔铁塔经过时间变迁,它还在那,你说你喜欢它几百年依然巍然不动,我去了”

“少天,这些年我从未变过,我想就这样走你走过的每一寸土地,就像是我们一直在一起一样。我这样骗着自己,骗自己你没有离开我。我把自己画地为牢,只看的见你”

喻文州松开了黄少天,郑重的问道:“少天,我们重新在一起好吗?”

“不好。”喻文州神色黯了黯

黄少天摸着墙壁上照片里每一个黄少天旁边的喻文州,说:“我们不是一直在一起吗?为什么要重新。”

说完他就笑了,笑着笑着他们就都哭了

“喻文州,你要对我好一点知道吗?”

喻文州又抱住他“少天,其实我一直拼命工作,是想在我36岁,第三个本命年之前,赚够之后所有的钱,和你一起去旅行。去走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不和我说。”

“当时年少轻狂,年少气盛,我以为你会懂。”
  
      
10.
   
时间刚刚好,你也刚刚好

年少的少年总是凭着一腔孤勇和奋不顾身去爱一个人,直到琐事磨去他们所有棱角,他们再没有了信心和勇气

所以选择分开。分开,使他们变成了更好的自己

更好的喻文州和黄少天重逢了,他们走了很远的路,但他们的爱还停在原地

只需要一个人轻轻敲一下另一个人的心门,问一句,“我可以进来吗?”

“你不是一直在里面吗?”
  
  
       我喜欢旅行,因为你望向我的眼睛里装了整个世界的温柔
       我想要一个旅途的伴侣,希望是你,所幸是你
  
  
Fin.


第一次发文,请多指教